投文赚赚网
除螨虫的方法,床上除螨喷剂,云南本草青花椒除螨剂,优诺康除螨喷雾
广告联盟
儒家思想
接单赚钱
发布任务
下载资源 招商加盟
文学
图书
个人护理
美术
游戏
健康养生
财经
烹饪技巧
兼职赚钱
赚钱攻略
分类信息
投文攻略
每日日常
学习资料
其它
抗击疫情
生活常识
专业知识
学习笔记
热门新闻
思想道德
为人处世
儒家思想
道家思想
人生感悟
马列主义
吊灯
吊灯
作者:Colouful
发布时间:2020/4/7 14:56:24
浏览量:44

警察来的时候,老李夫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老李便直接告诉警察,一定是兰姐。

兰姐是谁?

警察掏出了小本子,开始记录。

兰姐是老李家的阿姨,负责打扫卫生的。

兰姐很早就结了婚,对象是旗里的一个壮小伙。

可惜的是,小伙恋爱时如温顺的羔羊,等到成为了丈夫,却变成了野牛。兰姐小时候养马,长大后倒开始斗牛。

一个冬夜,兰姐带着一身的伤逃跑了。因为那牛也不再是牛,就快变成吃人的狼。

那天夜里,我冒着雪在草原走了十里地,狼都不敢吃我。

就冲着这一句话,老李觉得兰姐是个奇女子,雇了兰姐。

那年老李刚离婚,面对空荡荡的家,老李无所适从。本想着雇了兰姐能好一些,谁知道兰姐新近入行,打扫马圈是一把好手,打扫家里卫生却总是四处闯祸,甚至摔碎老李收藏的老瓷器。而老李是个与人为善的人,心里不愿这么快就把兰姐开掉。

无奈,自己亲身示范了两周,兰姐才算上道。

老李知道兰姐需要钱,在小区给兰姐介绍了些其他人家,兰姐手脚虽鲁莽,倒也踏实肯干,算是在小区有了自己的客户网。这些客户里,其中一个姓周,是个离异带孩子的女人。

周小姐是做生意的,给兰姐在小区不远处的城中村里找了间屋子,算是一周三次打扫的费用。

外人看起来,兰姐是个心思大条的女人,只有老李知道并非如此。兰姐很早就看出来老李对周小姐的心思,是以每次去周家打扫的时候都慢慢渗透些关于老李的好话,经年累月,竟也说动了周小姐。

 

老李与周小姐起初只是相约在小区散步,一年后便结婚了。

两户人家在兰姐的撮合下并做了一家人,一度成为小区的一段佳话。兰姐也辞了其他家的工作,成了专职阿姨。

老李是帮大公司搞税务的,周小姐是做服装生意的,都遇上了好时候,一起在隔壁的高级小区买了间大房子。搬新家的第一天,兰姐包了饺子,三人在餐桌上举杯,说起缘分妙不可言。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妙不可言的缘分,一妙,就妙了十五年。

警察问老李,兰姐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变化的?老李夫妇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

朝夕相处的人,连胖瘦都难以及时察觉,何况内心的变化。变化一定是有的,却不是哪一天,也不是哪一个月,也不是哪一年。

总之是变了,否则都已经十五年,也不会动了开掉她的心思。

老李挠着头告诉警察,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从养了狗开始。

兰姐是那种不住家的阿姨,每天上下午各来一次,上午打扫卫生,下午准备晚饭。

名义上虽是如此,但老李夫妇事业冲天,一年到头在家吃饭的时候也没多少,兰姐大部分时候都只是上午工作,下午象征性地整理整理,便休息了。

自从周小姐和前夫的孩子出国念书,一直没孩子的老李也动了心思,和周小姐开始琢磨起延续后代的计划。可惜天不遂人愿,管你吃多少补品看多少医生,管你天也时、地也利、人也合,就是怀不上。

没办法,捶胸顿足,相逢恨晚。

养不成孩子,生活却总归寂寞,养条狗吧。

于是有了一条阿拉斯加雪橇犬,叫算算。

老李和周小姐和很多养狗的人一样,在算算面前以爹妈自居,也偶尔争一争,到底谁才是算算眼里的主人。

而事实是,算算成天都跟在兰姐的屁股后面。

这也不能怪狗,毕竟兰姐从小在草原长大,牛羊犬马实在是再熟悉不过。老李教不会的事情,兰姐三两下便能把算算收拾得服帖。加上算算刚来的时候恰逢年尾,正牌爹妈为了收款结税成天出差,相处时日也不多,算算一切都靠这个自称阿姨的兰姐。将她认成了主人,也不奇怪。

自己的孩子,认了别人做主人,老李夫妇心里自然不舒服,但看在兰姐确实对算算很好的份上,也没有过多计较。

计较,是从老李摔跤开始的。

那天老李出差回来,出高铁站的时候要爬上狭长的楼梯道。一个行李箱顺着一侧的斜坡滑了下来,老李顺手一拉,谁知里面全装着重物,直接被带下了二十多级楼梯。

手术完,腿上打了四根钉子,要卧床三个月。

耽误工作是必然的,但老李最担心的,是他遛不了算算了。

算算是一条体型庞大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使起劲来毫不亚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起初周小姐还能勉强应付,后来被拉倒了两次,就全数交给了老李。

老李也有不在的时候,就交给兰姐。兰姐膀大腰圆,力气自是比周小姐大了不少,搞不好比老李还要壮一些。只是老李心底是不愿意让她去遛的,生怕遛着遛着算算就真的不认自己了。

这下倒好,腿不灵了,只能靠兰姐了。

为了遛狗,兰姐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到老李家,先遛算算,再做早饭。

早中晚三趟遛完了,八点过才能收工。老李夫妇心知这超出了日常的工作量,还给兰姐涨了点工钱。

 

说到这里,老李忽然情绪有些激动,露出些愤恨的神色。

怎么了?你养伤的时候,她有什么动静?警察问他。

老李咬紧了嘴唇,转开脸,摇了摇头。

没有,她对我挺好的。我只是想起来,有点委屈吧。老李说。

周小姐坐在他身边,伸手轻抚着老李因为常年坐在办公桌前而凸起的脊柱。

老李用了兰姐十几年,却直到这次受伤,才开始真切地和她密集相处。

起初倒也没什么,老李偶尔烦躁,也自知不怪别人,只因被困于床榻,憋闷罢了。

老婆依然长时间的出差,老李每天还没睁眼就听见兰姐带算算下楼的声响,随后便是算算吃饭的声响,其后再是锅碗瓢盆,兰姐端着早饭进来给他。

一天中午,老李吃了止疼片,昏昏欲睡。

混沌之中,他似乎听见兰姐在和算算说话,大概是算算又试着去咬桌角,兰姐在教训他。

老李心疼算算,试着把自己撑起来,正打算叫兰姐别太严厉了。

忽然,他听到兰姐的声音变大了,算算!再咬?再咬妈妈要揍你了。

随即就听到沙发垫子的嘭嘭声,那是兰姐平日里用来吓唬算算的。

这就对了,这才是妈妈的狗丫丫。

类似的对话每一天都在发生,老李倒也熟悉。他不熟悉的,是那一声妈妈

老李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在平日的每一天里,只要自己和老婆不在,兰姐在算算面前都自称妈妈。等到他们回家,兰姐再改口叫自己阿姨。而这一天呢,或许是兰姐也晃神了,忘记了那个本该去工作的老李还在里屋的卧室,随口便说了出来。

老李生气了,却也不知该不该发作。他从卧室的门望出去,正好能看到客厅的酒柜,酒柜的玻璃镜面反射出了在沙发上斜靠着的兰姐。

兰姐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来回切换着。算算趴在沙发的另一头,大概是刚刚挨了训,静悄悄地看着兰姐。

若不是老李,外人看来,实在是安静祥和的画面。

但老李知道,这房子一百八十七平米,现在值一千多万。那沙发是意大利小牛皮的,十年前买的时候就十五万。就连沙发上的算算,也得花掉兰姐小半年的工钱。算算的狗粮袋子上,没一个字是兰姐能认识的。

兰姐每日躺在自己的沙发上,看着自己的电视,逗着自己的狗。而自己呢?一年到头出差,睡着宾馆的床,坐着会议室里劣质的椅子,看着飞机上窄小的屏幕。

自己和老婆辛苦了半辈子,换来了这房子、这沙发、这狗。虽不是全盘送给了兰姐,但这一幕怎么就,越看越生气,越看越委屈?

老李想起了那一段很著名的对话,或许是心灵鸡汤的鼻祖,大意就是有人忙活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在沙滩上晒太阳,而有人一辈子什么也不忙活,直接躺在了沙滩上。

老李是个成熟的成年人,搞税务工作也不乏要和一些心机深重的人打交道,心底的小男孩早就被锁了起来。但这一幕,却让他像个孩子一样,觉得无比的委屈。

平复心情,定睛一看,兰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是不是每天都会这么睡上一觉呢?老李问自己。

所以你们决定开了她?警察见老李还有些情绪,望向周小姐。

都十多年了,人家也没做错什么,怎么开啊?老李接过话来。

我平时叫算算来找妈妈,算算都不理我。后来老李告诉我了我才知道为什么,怎么说呢,是个引子吧。

周小姐的话语还算平静,只是眉目间带着些沮丧。

警察办案无数,当然比老李夫妇更清楚,人为何要认亲?为何要结婚?只因人世间的关系实在是过于脆弱,若不是血脉的牵绊,若不是一纸婚书的约束,多少人,多少事,早就散了架。

哪怕是相处十余年的人,一旦有了裂痕,却没办法说破,那裂痕也只会越来越大。以前觉得不在意的事情,开始在意了,以前不会算计的东西,开始算计了。

兰姐以前用周小姐的化妆品,周小姐把她当自家人,还会细心指点。兰姐嫌自己城中村的租房洗澡不方便,便用老李家的浴室,夫妻俩也从没觉得有问题。兰姐的前夫数次来寻衅,也是老李找了关系摆平。就连兰姐侄儿的工作,也是她找老李夫妻托人给安排的。

兰姐说话特别大声,兰姐做菜太咸,兰姐经常在大风天忘记关窗,兰姐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被挑剔,而自这天之后,所有细小的事情全都成为了理由,去推动那个老李夫妻俩心中想做,却似乎找不到特别正当的理由去做的事情。

腿脚康复后的第一天,老李去遛了算算。

上楼后,他给周小姐使了个眼色,只是一瞬,夫妻间的默契却尽在其中。周小姐知道,暂时不必再靠兰姐遛狗了,时候到了。

夫妻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江湖人,面对兰姐说完一席预先备好的词句,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兰姐有些懵,十几年的生活就这么戛然而止,却也只能默默接受。

最后一次打扫完,老李夫妻俩坐在沙发上,看着兰姐默默收拾自己的物件。左一件,右一件,全是琐碎的杂物,散落在家里的角落。

走到卧室门口,兰姐停了下来,大概是意识到了这间屋子里并没有她的东西。

和算算说再见的时候,兰姐依旧叫自己阿姨。她当然是爱算算的,毕竟是一条如此可爱的生命。只是她或许还认为,妈妈这个称呼不过是自己和算算的小秘密,却不知道,这个小秘密早已不是秘密,早已成为了一颗星火,点燃了老李夫妇心中的某种情绪。

 

兰姐走后的第五天,老李家卧室的保险柜被撬开,丢了数十万的财物。

老李一拍大腿,妈的!大门密码没换!

更重要的是,当时算算自己在家,邻居也说没有听到算算吠叫。若是个生人,以算算的体型,绝不可能让他轻易得逞。夫妻俩心中自然有了答案,一边让小区调着监控,一边就叫来了警察。

做完记录,警察也认为兰姐有些嫌疑,决定带着老李夫妇去走一趟。

兰姐住的城中村距离老李的小区不远,是一块权责划分有争议的飞地。这块飞地无人管辖,孤单地悬在几个高端小区的中间地带,几百米开外的大路上就有全城最好的海鲜馆,里面却只有工棚般的板房散落着。

绿化倒是不错,长满了杂草树木,其余的,一片狼藉。

这里聚集着无数的打工者,见到警察,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也明知对方是正义的化身,却本能地闪躲。

老李夫妇忽然意识到,十几年来,他们从未来过这里,从未去过兰姐的住处。望着破败的房屋,像小山一样的垃圾,心底竟生出些歉疚。

当时给她找的时候,那人说条件还挺好的啊。周小姐小声嘟囔着。

哎哟!来找贵妇的!

得知是找兰姐的,几个邻里倒是放下了心,调笑着。

警察问起为什么叫她贵妇,众人七嘴八舌起来。

贵妇这个外号,挂在兰姐身上已经很多年了,只是老李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兰姐每天出门都骑一辆有些锈迹的自行车,无论春夏秋冬,都戴着一双蕾丝花边的手套。衣衫也讲究,总要搭配搭配再出门。偶尔,邻里们还遇见兰姐敷着面膜,夜里走在这黑灯瞎火的路上,活脱脱像个鬼。总之在这里,在这片繁华城市中无人问津的荒芜之地,兰姐是个异类——一个贵妇

周小姐知道那双手套,连同那些面膜,都是她送给兰姐的,或者说,是她淘汰给兰姐的。她也每日看见兰姐戴着那双手套,却从未在意过。

自己为什么从未在意过呢?周小姐问自己。大概因为自己也是个热衷于手套的人,一整柜子的手套每天都挑花了眼,也从未在意过其中的任何一双。

邻里们带着老李一行人找到了兰姐的住处,一间不大的板房。

车都不在!人肯定不在!一个带路的人坚定地说。

果不其然,无人应门。

忽然,自行车链条的卷动声由远及近,兰姐的自行车上挂着一包青菜,依然戴着那一双蕾丝花边的手套,缓缓驶来。

周小姐抓着丈夫的手,感到丈夫的手也微微地抖动着。她十分确定,偷东西的人就是兰姐。但心中的角落也有些犹豫,如果这一次冤枉了她,恐怕将是自己一辈子的悔恨。

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警察只能作为调解的观察者。他们一早说好了,让老李来问。

谁知老李还没开口,周小姐先问了。

你是不是,拿了我们家,什么东西?周小姐的声音很小,却充满了一种,坚定的试探。

兰姐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警察,又看了看老李和周小姐,全都明白了,叹了口气,似乎也放弃了狡辩和挣扎。

我赔给你们。兰姐说。

原本计划的循循善诱甚至严词逼问全部泡汤,只一个问题,兰姐就招了。即使经验最丰富的警察,对这样的情况也是始料未及。

打开门,板房的面积不大,几张塑料小板凳围着一张折叠桌,桌上摆着两幅整齐码好的纸牌。房间的一角牵进来一束电线,挂着个接线板,连接着放在地上的一个烧水壶,一台电磁炉。电磁炉上的锅擦得很干净,一如房间的其他地方。

房间的另一角,是一张窄小的单人床,被子铺得平整有序,是老李夫妇一直要求兰姐做到的样子。

兰姐指着床的上方,转头看着老李夫妇。

多少钱?我赔给你。

老李抬头一看,是一盏再熟悉不过的吊灯。

多年前,老李家客厅的吊灯坏了,老李找人定做了一盏新的。一个月过去了始终没收到货,老李还为此和商家大吵一架,最后商家自认倒霉,又寄来一盏。那是一盏完全由贝母组成的吊灯,打开灯,贝母折射出的光彩四散开来,宛如家里的一道彩虹。

从那时起,这道彩虹就挂在了老李家的客厅,至于遗失的,所有人都认定是物流运送的疏忽。却不承想,山水有相逢,在这里见到了它。

老李的声音开始颤抖。你说的,就是这盏灯?

兰姐点了点头,转身去拿起了地下的烧水壶,从底座下摸出一张银行卡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台词,她说了第三遍。

多少钱?我赔。

老李简单说明了原委,警察也觉得尴尬,让老李想想如何处置。

周小姐抢上前去开始道歉,但老李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当然不会要这个钱,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尾。

他走到床边,看着这盏灯,想打开却找不到开关。仔细观察才发现,因为距离电线太远,这盏灯并没有接电,只是被几根螺丝固定在了屋顶。老李悔恨之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物业打来电话,说根据老李提供的时间查到了昨晚的监控,偷东西的是两个男人。

两腿一软,老李坐倒在床上。他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想赶忙站起来,腿脚的伤处却忽然刺痛,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床上。

老李忽然明白了兰姐偷灯的原因。

躺在这里看着屋顶的灯,那灯的位置,角度,和他平日里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所看见的,竟然一模一样。

那感觉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老李夫妇要多给兰姐三个月的工资以示歉意,被她拒绝了。在外面也算叱咤风云的夫妻俩,在这件事情上可谓毫无颜面,就连警察也批评他们,说他们太冲动,太主观。

回到小区,一看监控,两人的脸色却全变了。

那两个小偷中的一个,竟然就是前几年兰姐找周小姐帮忙介绍工作的男孩,她的侄儿。物业的工作人员也说,这男孩看着面熟,最近几个月,兰姐每天带算算下楼的时候,这个男孩都会来和算算玩一会。 

老李夫妇俩的情绪几经起落,被摇晃得只剩下愤怒。

带着警察赶往城中村,兰姐的板房门开着,已空无一人。

那辆生锈的自行车还靠在门边,车筐里整齐地摆放着一双蕾丝花边的手套。

天已黑尽,几个人找了半天,开不了灯。

可那屋里,明明有一盏,宛若彩虹的吊灯。

 


注:这篇文章已获得了0个赞。
点击此处点赞
注:您的支持将使我们做得更好。
请输入打赏金额使用支付宝打赏:
点击此处使用支付宝付款打赏
点击此处分享文章
看了文章后,是否觉得有需要购买的商品啊?在底部的商品搜索输入框中输入需要购买的商品的关键词,然后点击“搜索”按钮,即可搜索到您想购买的商品哦!
聊天室2064评论消息 评论消息数:0
推存文章
《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问题》或许我们还难以抵达,但我们仍能不停追寻。
《呐喊》知命不惧,日日常新
《羊呆住了》 89 篇类似小说的作品——超现实,高度自由,充满诗性。
便秘的危害
如何能够从提笔就怕的新人一步步练习写作(六)
汪涵代言爱钱进雷暴
网友举报动画片的理由
你退后,让我来!他用身体为战友筑成一堵生命之墙
是什么让你讨厌现在的工作
适用于各种场合又好吃的健身代餐棒——健身减肥人士必备
足彩,投注,竞彩,预测,分析,足球篮球,五大联赛,下注
点击购买可快速降解的环保袋,保护地球
作者拥有文章版权
侵权必究
文章的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联系QQ:874402528
蜀ICP备20005130号






PC站首页
祭祀网-网上墓园
中国公墓选择指导中心,中国各地公墓排行榜